在文明6充满无数未知的大地图上,玩家的文明之火从一批开拓者和一队勇士这寥寥数人开始燎原,先民的足迹把一隅细小的天地拓展开去,羊皮古卷缓缓展开。 2016年10月21日,《文明6》正式发行。在这个充满无数未知的大地图上,玩家的文明之火从一批开拓者和一队勇士这寥寥数人开始燎原,远古族民捏起第一把陶土,驯养第一群牛羊,发现第一处矿石……先民的足迹把一隅细小的天地拓展开去,羊皮古卷缓缓展开。随着足迹的拓展,族民的身体也开始延伸。当勇士的拳头不再具有压制力时,领袖决心制造出弓箭来代替臂膀;当斥候的徒步跟不上时代的洪流时,轮子便加快了他的步伐。玩家在一个又一个漫长的世纪里研发科技,为的正是去弥补此处彼处的力有未逮,使他的臣民能更加随心所欲地活动在文明大陆上。科技树延伸了领袖们治下的臣民,科学技术延伸了人自己本身——在这个观念的体现上,《文明6》虽未言明,却和许多媒介学家不谋而合。从远古时代开始,《文明6》科技树的每一个分支和节点都在延伸着人。第一次被延伸的是意识,当想法被科技推动,文明的巴别之塔才有拔地而起的坚实地基;从古典时代到原子能时代的漫长岁月里,在一个比一个更加持久的回合中,肢体又被逐渐延伸,人们仿佛可以无视身体的局限而到达这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点出电脑科技之后,领袖们迎来了信息时代,文明中的人们开始向着未来进发。伟大的第一次延伸——意识的延伸是以科技“著作”为标志的。在玩家熟悉的《文明》系列名人名言环节里,科技“著作”被这样解释:“写作意味着分享,是人类本能的一种状态:分享想法,观点,意见。——保罗·科尔赫”科技“著作”的创建,代表着人类将意识(即想法、观点、意见)外化,这些朦胧的东西不再只存在于人的脑海,而是通过文字走了出来。这是诸多科技对人体延伸中最重要的创举。从这一刻起,那些思考起来盘旋在虚无缥缈间的声音落到了实实在在的地方,人类延伸了自己的意识,使分享和交流成为了可能,为能进行对肢体的延伸提供了必要的前提,以及无限的可能。相比起第一次延伸的悄无声息,第二次延伸就显得轰轰烈烈了。从远古时代的尾巴,到原子能时代的终焉,这种延伸缓慢而坚定,持续了每个文明波澜壮阔的大半生涯。在古典时代真正到来之前,既有科技不再满足于只去延伸人的意识,当想法得到交流,可触碰的世界也更大,人的肢体就开始迫切地需要科技来延伸它们。城市最早不具备远程攻击能力、蛮族AI人多势众又好勇斗狠——这两点改动使得许多玩家将《文明6》戏称为《野蛮6》,早期不屯兵的后果多半就是在十几回合时被嗅到肉味跑来的蛮族按在地上花式摩擦,这也让科技“石工”受到了玩家前所未有的重视。通过“石工”解锁的远古城墙犹如种田流玩家的一份保险,为早期孱弱的城市提供了保障。这里的远古城墙其实是一种对人体皮肤的延伸,它同衣服和住宅一样,属于学者麦克卢汉笔下“肌肤和体温调控机制的延伸”,只不过其目的从保护一个人或一个家庭的所有成员,扩大到了保护一座城市里的全部居民。又如科技“轮子”,在它诞生之前,整片《文明》大地上的节奏都是缓慢的,每个单位一旦遇上丛林,无论派出哪个单位都得一格一格地走动,文明和城邦似乎亘古才能相遇,近在眼前的聚居部落被人捷足先登,己方斥候却原始得让人心焦。刘易斯·芒福德曾在其著作《技术与文明》中这样描述“轮子”科技的诞生:“轮子的观念肇始于这样的观察:滚木头比掀木头容易。”这是真实历史中的人在面对行动过于缓慢带来的压力和不便时,自然而然地联想到自己的生活经验,由此想尽办法来使自己的肢体更快速更迅捷,他们用简单的观察和淳朴的智慧,来将腿脚的形态转换成了一种新的科技。古典时代的大门被吱呀推开,每一个文明都迎来了无法阻挡的第二次延伸的洪流。“建设”与“工程”提升了技术对人的保护等级和速度加成,远古的道路与城墙被提升为中世纪道路和城墙,新的道路使腿脚的速度更快,用于探索的单位在这片充满历史感的大地上走得更远,新的城墙也让城市在被蛮族入侵时游刃有余,远程能力仿佛得到了守护女神的庇佑,人们的肢体被更加安全地包裹于其中。“天文导航”与“造船术”则拓宽了延伸的空间,将肢体从土地中解放出来,船的航行即是一种对人的游泳的加强,天文导航加强了眼睛,使极目远眺也无法看清的地方得到观测,玩家终于能带领着自己古老的文明踏进星辰大海的征途。与古典时期的百花齐放相比,虽然中世纪的各种技术也齐头并进,但若论《文明6》中诸科技对战争的影响,则无论如何也绕不开“马镫”的完成了。事实上,历史中中世纪的各种科技也以“马镫”为代表。林恩·怀特称其是“一种革命性的力量,它们在中世纪时期增强了人的力量,使人的行动范围和速度得到延伸。”“马镫”带来骑兵的突袭战,为骑士阶级赋予了无上的荣光,形成了中世纪封建社会。游戏中“马镫”的功能与他所言全然一致:帮助玩家配备起骑士队伍,并由此研发出封建制度。无独有偶,《文明6》中也引用了林恩·怀特的话来恭喜玩家完成科技“马镫”:“世界上没有比马镫更简单,但更能灾难性地影响世界的发明了。”文艺复兴时期虽然打着复古的旗号迎来了思想繁荣,但技术上却延续了中世纪时期某种科技独挑大梁的局面。科技“印刷术”的完成能够解锁大学,这对整个后续科技树的推动以及想得到科技胜利的玩家来说,都有着巨大的意义。同时,“印刷术”也被誉为开启西方文明盛世的媒介,是划时代的技术。如果那个时候诞生的并非延伸双目的印刷术,而是延伸听觉的某项技术,也许如今的我们多半都不会戴着眼镜,而是戴着助听器了。总爱开些冷玩笑的《文明》在描述印刷术时也少见地带有一种纯然的严肃:“一支笔不如一把剑更强,但一台印刷机也许比一个攻城器更重。几个字,就可以改变很多。——泰瑞·普莱切”沿着历史长河,大机器生产的工业时代就这样轰隆隆地到来了。机器代替人类相当部分的肢体去工作,“弹道学”、“军事学”、“膛线”发展了人们的斗殴方式,玩家从勇士、投石兵起手,再到如今解锁出的大炮、现代骑兵,变化恍如隔世经年,每一次战斗指令的下达都动辄影响世界格局。度过了漫长前期的《文明6》玩家终于把最初用来干架的拳头延伸到了制式相对完备的程度,为你的臣民装备上盔甲,去感受到新时代战争的暴躁、烈血和惊心动魄吧!近现代和原子能时代是工业时代的加强版,每一种肢体的延伸都得到了长足的进步,距离被拉得更长,速度被推得更快,效果被塑造得更加强烈,门类被区分得更加专业,在几乎所有肢体的延伸都走向高精尖的极致、难以再继续突破时,“电力”横空出世了。《文明6》在形容“电力”的划时代意义时,还冷冷地幽了一默:“如果不是电的发明,我们都得点着蜡烛看电视。——乔治·戈贝尔”。事实上,游戏中的“电力”—“电脑”—“通讯”/“机器人技术”独走一支,越往后才越迎来其强势期,这是一种新兴的延伸的萌发,即虽已拉开序幕、但远未能够完成的人类的第三次延伸。直到信息时代,当肢体已被科技全副武装,第三次延伸——对神经中枢系统的延伸才开始超越前者,成为科技树的主旋律。延续着“电力”的“电脑”,“计算机好处是你让它做什么它做什么,坏处是你让它做什么它做什么。——泰德·尼尔森”这正可以说是最典型的技术对于神经中枢系统的延伸了。许多学者先驱没有亲眼见证电脑诞生后信息时代的盛况,他们在生之时也许一直对此感到忧伤,忧伤生命短暂不能使他们看见下一个伟大的时代。《文明》的历代科技是在不断更新的,正如《文明4》时代还没封神的乔布斯,在《文明5》中才被划入伟人行列,正如《文明5》发行时社交网络才是幽微火种,而到《文明6》时,市政树里已经出现了社交网络这一人文项目。《文明》系列的科技树也在随着真实世界里技术对生命机体的延伸而不断延伸着,科技树终点的“未来科技”从来都不是真正的终点,那只是一个简单的代称,那是《文明6》世界提供给玩家的一种超越人类文明的存在。这种对于人的神经中枢系统的延伸终有一日会像对肢体的延伸那样,细致到微小的一个末梢,都得到极其强烈的放大。那是无数先驱心心念念想要一览风采的未来,是玩家无法确认却可以展望的时代。也许是VR虚拟现实,也许是《西部世界》,也许是其他无数种华光璀璨的可能。“没有什么比得上一个创造未来的梦。——维克多·雨果”“尽管未来听上去很远,但它现在已经开始了。——麦蒂·史蒂芬尼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